居里--老葉我愛你啊

\all葉/
膽子很小的台灣人,碼字速度慢破天際。最近會開始貼一點自己的塗鴉。

歡迎勾搭<3

[韓葉]酒後請保持清醒

曖昧向  私設有  原作背景

我對標題已無能為力.......

=====繁體注意=====


「老韓你重死了!身為宅男長那麼多肌肉像話嗎你!」
好不容易扶著韓文清一路歪歪扭扭的走回賓館,葉修用腳關上門,一邊咕噥一邊把人丟到床上趴著,重重的喘了一口氣。

從來沒看過韓文清醉成這樣,以往全明星慶祝時他也相當自制。葉修心想,這次中國在世邀賽得了世界冠軍,韓文清嘴巴上說著「沒得名就不用回來」,實際上卻比誰都還高興嘛。


這種悶騷的個性到底是怎麼搞的,一點都不可愛。


這麼想著,葉修的嘴角卻大大地勾起。
嘿嘿笑了兩聲,葉修心情很好地也撲到床上,鬆軟的大床讓葉修的疲憊一瞬間浮起。不愧是高級飯店,單人床也是算得上大了。模模糊糊的想著,他戳戳韓文清皺起的眉尖,幾乎快要睡著。

一整天的舟車勞頓,跟擔任領隊長時間的疲勞讓葉修的神經大大的遲鈍,沒有意識到這樣睡下去就會變成兩人同床共枕的狀態,手就掛在韓文清臉邊,呼吸漸漸地平緩下來。


就在一切要沉寂下來時,韓文清的眼瞼輕輕掀開。


一睜眼就看見葉修肉肉的臉,和自己離不到十公分,因為和床鋪的擠壓導致臉頰的肉堆成一團,嘴巴微微地打開,還垂著口水。

頓了幾秒,韓文清支起上半身,看著葉修掛在自己頸上的手順著結實的後背滑了下去,在臀部的凹凸停留了一會兒,然後碰的一聲掉落在床上。

「…唔,我怎麼睡著了…老韓抱歉啦。」葉修一下就被這動靜給弄醒,發現自己睡在別人床上也沒怎麼在意,隨口道歉著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嗯----」

韓文清也直起身子跪坐在床上,眼睛半瞇著,看起來竟還有點迷糊樣。他遲疑了幾秒,開始脫掉上衣。

葉修只當對方準備要睡覺了,脫件衣服也算不了什麼大事,側了身子,頭也不回地去拍拍韓文清硬邦邦的腹部就準備爬下床:「好咧,老韓。我先走啦,你好好休息。」

身子都爬出去一半了,就差腳沒落地,葉修就被從腰部大力的拉了回去,屁股摔在鬆軟的床墊上。

「唉呀!」


戰五渣的葉修一下來不及反應,重重地用摔倒的力道落入一個懷裡。

什麼?
遲鈍的腦袋反應不過來,遲了好幾秒才意識到現在的狀況。


現在,自己正被韓文清給抱在懷中。


被韓文清。
抱在。
懷中。


儘管事實是如此的令人顫慄,此時葉修的腦中,比震驚更早冒出頭的想法卻是「好溫暖」。


一顆大腦袋從左臉頰邊探了出來,還不斷地用鼻子摩挲著頸側,帶著深深的吸氣跟撒嬌似的鼻音;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從後面繞過來囚禁著自己;後背緊貼著結實的胸膛,隨著呼吸起伏著。兩條大長腿從自己側邊伸出來,緊緊貼著小腿。

聽著身後的呼吸,有一瞬間,葉修以為自己被一隻巨大的老虎給抓住了。


「……老、老韓…????」

「唔嗯。」


葉修慌成一團,十年來針鋒相對的老對手居然抱住了自己,還做出疑似撒嬌的動作,混亂之餘只好先嘗試呼喊一聲,他本來是沒打算得到回應的,沒想到韓文清卻發出了一聲像是大型貓科的低吟,貼在耳邊迴響著,瞬間把葉修給雷的不行。

什麼狀況啊!早知道老韓喝醉是這種奇怪的模式,剛剛就應該直接丟了他就跑的!

葉修此時內心幾乎是崩潰的,動彈不得的現在還要忍受老韓的頭髮在自己臉邊不斷蹭來蹭去,他扭動身體往下鑽,打算像泥鰍一樣溜出去,這招居然挺有用的,韓文清此時一動不動,放任葉修掙扎。

好不容易蹭了出來,葉修幾乎是用逃跑的速度爬離韓文清,沒想到人家大手一伸,後腰的襯衫就被揪住了。

葉修獲得了僵直狀態,身上的襯衫已經繃到最緊,卻還是沒辦法拉動身後的兇手,就這樣對峙了幾秒,韓文清才低著頭,小小聲叫他:「葉修。」


「……。」

明明是幾乎聽不見,如絲線一般飄進耳裡的小聲叫喚,葉修硬是聽出了點威脅的味道,屈服的退回韓文清懷裡。

改變了剛剛的姿勢,一手從背後,一手從胸前環抱住,葉修側坐在韓文清雙腳盤起的空洞裡,看著韓文清埋在自己脖頸處,不斷地用鼻梁磨蹭著鎖骨,心裡亂的像個毛線球,卻只是嘆了口氣就抱住韓文清的頭好讓自己坐得穩妥。


罷了罷了,抱就抱吧。還能日了我不成。


自暴自棄的想著,心情反而放鬆下來,疲勞感就這樣湧上,葉修一犯睏腦袋就慢下來,他看了看平穩安靜的韓文清,一秒就決定什麼都不管了,想睡覺。


反正後面不就是床嗎……


將屁股往下挪動,腦袋一歪換成自己靠在對方肩上,舒服的姿勢讓葉修眼皮沉重起來,就這樣睡了過去。

真的,好溫暖啊。


……


隔天早上。

葉修睜開眼,緩慢的眨了幾下,看見一張有點陌生又無比熟悉的臉。
韓文清的臉顯得陌生,因為此時的他眉眼間沒有平時那般的嚴肅和認真,而是非常平靜的睡臉。
平靜的,讓葉修覺得那是個溫柔的表情。

他就這樣躺著,完全沒有注意到時間的流逝,只是注視著韓文清的睡臉。

然後,他覺得脖子開始發酸,扭了扭身子,才發現事情的不對勁。


「…………嗯?」


葉修發現自己正被韓文清給環抱著。

過了這麼久才發現真的沒問題嗎葉修大大。

脖子枕在對方的上臂,臉挨著頸窩,另一隻手就攬在自己腰上,腹部緊緊的貼在一起。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一邊混亂的同時,葉修也嘗試著拉開對方擺在腰上的手,韓文清的力道卻越來越大,勒的葉修直喘氣。

最後葉修身體一攤,埋怨的直接搖晃起韓文清:「老韓,起床了。」

剛晃了第一下,韓文清的雙眼立刻張開,反而嚇了葉修一跳,他愣愣地看著韓文清的眼睛,第一次覺得它們這麼漂亮。


「…咳!那啥,老韓,起床了,放開我吧。」


葉修傻了一秒後就回神,尷尬的轉開臉,一邊嘗試在韓文清的懷中撐起身子。

剛撐起一半,手臂都還沒打直,韓文清在關節隨手一打就讓葉修臉朝下摔回床上。

「噗哇!老韓你這傢伙……?!」

葉修此時已經有點惱了,一早起來被勒得半死不說,好不容易要爬起來了又被對方這樣惡作劇般的阻擾,心情自然不會太好。

正想一掌糊上去的時候,韓文清突然湊了過來。

以為對方要跟自己扭打的葉修驚了一下擺出防衛姿勢,韓文清卻只是慢悠悠撥開橫在胸前的手臂,將臉埋進葉修的胸膛,完全無視上方三觀崩壞的臉。

韓文清將雙手環過葉修的腰,把神經嚇斷的人往自己的方向再拉近了一些,一臉嚴肅的蹭了葉修頸邊的衣料,再埋進去。

一邊埋還發出低低的「嗷嗚…」,像是老虎的撒嬌聲。


「…………………………」


葉修傻在一邊,過了幾秒才忍不住摀住了臉。

老韓你一本正經的賣萌真的沒問題嗎!!又不是大老虎睡迷糊的撒嬌!!

雖然是如此大力的吐槽,葉修的臉上卻是滿滿忍俊不住的笑意。他無視心中變得軟綿綿的那一部分,忍著笑伸出食指戳在韓文清臉上,剛硬的線條此時完全放鬆下來,食指下的臉頰凹陷著,嘴唇被擠得噘了起來,再配上上半臉的嚴肅表情,簡直違和得不像話。葉修卻被這副模樣給逗樂了。


霸圖一往無前的硬漢睡著居然是這種萌樣,那些民風剽悍的霸圖粉看見不知道會不會內心崩潰。


葉修搓揉著韓文清的臉,突然心血來潮,他伸長腰部把手伸到床頭,拿起韓文清的手機對著主人就是一陣連拍。

拿取手機的大動作總算是驚醒了韓文清,他緩慢的眨眨眼,沒有焦點的眼還伴著濃濃的睡意。

「欸,醒了啊。那就起來吧,我快被你勒死了。」

葉修嘴角的笑還沒消去,他掛著笑回頭看了看韓文清,看見那張嚴肅不起來的臉就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連忙用手背掩住並把注意力轉回手機,只覺得內心全是滿滿的、難以解釋的柔軟。


「………葉修?」


早晨剛起床的沙啞聲音在耳邊迴響,彷彿磨過粗砂,震盪的聲帶和著困惑和濃濃的睡意。葉修聽在耳裡,不只怎地心跳居然漏了一拍。他頓了頓,居然不敢偏過頭去看那個近在咫尺、再熟悉不過的兇臉。

雖然現在他應該是一副呆萌的臉……

想到那張臉此時就緊貼在自己臉邊,葉修才意識到此時兩人姿勢是多麼的親密,饒是如此沒下限的葉修,也感覺到一絲困窘。

然而他只顧著尷尬,完全沒注意到邊上的人臉色越來越難看。




韓文清一起床,看見的就是葉修乖巧的躺在他懷裡,側臉就緊緊的挨在他眼前,手裡握著他的手機,嘴角掛著他從沒見過的溫柔,還帶著寵溺、繾綣,或許還有一點點——幸福的味道。


然後,葉修轉過頭來,那雙看了十年的眼睛此時倒映著他的影子,還混著晨光,閃閃發亮的看著他,眼角彎彎的帶著笑意。韓文清的腦袋中,第一個浮出來的想法就是「真好看」。


接著葉修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所有的一切在韓文清眼中都變成了慢動作。


整齊的貝齒在濕潤的唇間一閃而逝,眼裡的光芒因為角度一偏而潑灑在白皙的臉上,出現一種透明的錯覺。
他的手隨即擋在唇前,手心向著他,五根修長的指頭微微彎曲著,葉修笑著轉回側面,只看得見櫻色的指甲和如月牙的嘴角。


韓文清發著愣,一切看起來是這麼美好,葉修還說了句「醒了」「快起來吧」之類的話,雖然他幾乎沒有聽見,但是腦袋裡居然冒出一個驚世駭俗到想法。


「好像新婚一樣」


都已經冒出這種想法了韓大隊長還沒清醒嗎。

韓文清著迷的看著那抹勾在他心頭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喚了聲「葉修」,才被自己沙啞的聲音驚到,意識慢慢拉回現實。


………………


清醒的那瞬間,霸圖隊長渾身僵硬。


………昨晚自己是不是對葉修撒嬌了?

而且還蹭了葉修的頸子。

早上還是抱著葉修清醒的。

還覺得葉修笑起來很好看。

甚至、剛剛腦袋裡還出現了一個想法—————



此時的葉修,發現韓文清包著自己的手臂越來越僵硬,而且手臂的主人久久沒有反應了。


難道是睡傻了?


於是他非常自然且隨意的偏過頭去,看見的是一張極近距離、而且非常熟悉、卻比平常兇惡幾百倍的黑臉。


………


「葉修!!!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早晨的飯店內,一聲暴怒的大吼驚動了所有國家隊員。

心驚肉跳的同時,眾人尋著聲音來到韓文清門前,方銳還沒做出貼門板偷聽的猥瑣動作,就聽見清晰的吵架聲。


「昨天是你把我困在床上的!」

「我喝醉了!而且你完全沒有抗拒!就躺在我床上!」

「那時候我也糊塗了好嗎!更何況你後來還那麼大力!」


隨著房內傳出的話語越發的勁爆,眾人臉色也越來越精彩。

蘇沐橙咬著牙刷,淡定的表示,這還是葉修第一次這麼大聲而且沒有語帶嘲諷的跟人吵架。

一聽見這句話,再想到房內的另一個主角,彷彿一切都不意外了啊。

就在眾人一臉恍然大悟的同時,韓文清氣急敗壞的拉開了門。


門外的所有人嘿嘿笑著,跟韓文清說早。


韓文清愣住,手一抖下意識的就甩上了門,把自己跟葉修又關在一起了。


………………


握著門把,背對葉修。韓文清只覺得自己臉在燒。

等一下那個嘴貧的葉修一定又要損自己了。
暗暗的自嘲著,韓文清想了十幾種回嘴跟化解的方式。然而卻遲遲等不到預想中的嘲諷。

不對勁啊。

韓文清努力無視自己燒燙的臉頰,故作大方的回過頭去。


……


抱著棉被,偏過頭刻意不去看韓文清。葉修覺得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得飛快。

啊——老韓一定又要黑著臉大罵了。
故做鎮定的想著,葉修想了幾十句能夠嘲諷對方的話,然而聽了十年、低沉的怒喝卻遲遲不來。

怎麼可能?

葉修硬是壓下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努力雲淡風輕的轉回頭。


然後四目相交。


幾乎是把頭甩飛的力道,兩人狠狠地轉頭回去,埋被子的埋被子、抵門板的抵門板,彷彿剛剛那個視線交錯沒有發生。


房裡的寂靜越盛,互相僵持的兩人就越尷尬。


不約而同地在內心哀號/怒罵著,儘管心聲並沒有被對方聽見,彼此卻像是察覺了什麼,燒燙的臉和心跳的巨響都更加放肆。


『『……那個紅透的臉是什麼意思啊!!』』


冬季的蘇黎世,此時溫度卻高得令人想起故鄉的春天。


评论 ( 15 )
热度 ( 107 )

© 居里--老葉我愛你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