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里--老葉我愛你啊

\all葉/
膽子很小的台灣人,碼字速度慢破天際。最近會開始貼一點自己的塗鴉。

歡迎勾搭<3

[韓葉]王與詩人

用了不一樣的文風!
原文是英文考試的考題呢 腦洞停不下來

BUG請指正我!覺得哪裡太快或是寫的不好也請糾正><

——以下正文—————————

有一位詩人

他唱著歌,唱著詩歌,走過無數個城市。

然而他兇惡的臉龐,宛如林中惡虎、令人恐懼的表情,總是讓人們退卻,那樣的臉龐,彷彿將要臣服在他腳下,獻出你的所有。人們為了他的臉紛紛走避。

他的歌慷慨激昂,歌頌著窮人和他們的奮鬥,緬懷著著戰士和他們的勇猛,讚揚著農民和他們的勤勞。

他在田埂間、戰場上、和貧民窟的廣場唱著

然而他腳前的扁帽總是空盪

因為沒人想聽自己早就知道的事




有一天

詩人聽聞,遙遠的東方有一個王

他渴求著所有的吟遊詩人

王賢明、能幹、且仁慈

君臨著東方的大地

他被人們崇拜且敬愛

但是王的雙眼從未看過遙遠的群山、城下的子民、或是花圃中盛開的玫瑰。

子民們總是為了這點而哭泣

王啊,我們的王
您怎麼能夠承受起如此悲慘的命運?
這世上美麗的一切,您怎麼能夠不去看過?

子民們悲傷的哭著
王聽著

於是 經過了八年又十一個月三天

王說

為我吟唱出這世上的一切吧


詩人前往東方

他穿過了荊棘和惡水,高山和深淵

他逃離野獸,躲避匪賊

為了唱一首詩給王聽

他的身上變得全是傷疤

衣服變得破破爛爛

他只是繼續走

為了唱一首詩給王聽



當他終於到了王的城下

衛兵卻擋住了去路

我是個詩人,讓我為王歌唱。他說

不可能。
詩人們都是面帶微笑,且衣服整潔的人

衛兵說

你的表情這麼兇惡,衣服這麼破爛,全身傷痕累累,怎麼可能是詩人?

詩人沒有回答,他只是唱了一首歌

那是一首,關於一對好友、一對宿敵的歌

他們自幼便相識 在底層的世界互相競爭 向上攀爬 他們從路邊的乞丐孩童變成了各據一方的領主

一個自幼便盲卻聰慧善戰 一個面相兇惡卻堅忍不拔
他們截然不同,但都有共同的理想
他們約好要一起改變這個世界

但是其中一個,卻在旅行的途中失去了消息,他為他的錯誤信任付出了代價

就此失去了消息

詩人的歌聲嘎然而之。

被留下來的人呢?接下去的故事呢?人們問道。

被留下來的人。
繼續向前走,沒有停留。

一曲結束
他並沒有像其他詩人一般欠身致意
他只是站在原處 驕傲的影子拉長在身後 姿態如此挺拔

看起來卻像號哭





王城的人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歌聲

如此熱情 卻又如此悲傷的歌聲

以往的詩人們總是歌頌王的賢能和那些華美的禮服

他們熱淚盈眶,他們為王找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詩人

王,您這次,是不是可以看見完全不一樣的風景?



王坐在宮殿的最深處

詩人終於找到了他,他要為王唱一首歌

王,我為你帶來了歌。詩人說

王下意識的睜開了眼,一閃而過的銀色驚動了大廳上的所有人

歌?

王重又閉上了眼 顯得寂寥而疲憊

反正又是金色的王冠和銀色的掛墜。
我天天摸著他們,我怎麼會不知道他們的形狀?
你們說的金色和銀色,我也從來沒看過。

王露出了自嘲的微笑 他又說

還歌頌我的功德給我聽,難道我不是最清楚的人?
說到底,你們到底想要什麼?

詩人沉默了一會兒,他說

王,我為你帶來了一首歌。
一首能讓您看見世上美好事物的歌。

王說,唱吧。
王說,我真正想看的事物再也看不見了。

年輕的王在那一瞬間步入暮年




詩人開始唱歌

他唱道:

麥田擁有溫暖的色彩 那是餵飽所有人的麥穗

痛苦的顏色則滿佈戰場 那是刺傷心靈的刀劍

窮人和他們的繽紛相擁在安靜的矮屋中

那是 能夠支撐起一切的回憶

歌的尾聲還在進行

所有人屏氣凝神

王坐在鮮紅的王袍上 手指收緊


詩人凝視著座上的王

用很輕、很輕的聲音唱出他存活的意義








葉修。

我愛你。












王的眼睛開始燃燒

他尖叫著,捂著雙眼痛苦的滾下臺階

所有人驚慌失措的圍了上去
衛兵揍倒了詩人,並將他拖出大殿

詩人看著這一切

即使衛兵沒有將他拉開 他也會自己逃跑的

他承受不起後果

承受不起 王驅逐他的結局

「真愛的吟唱,會帶來缺口的完滿。」
「能夠看見天地間最真實的美好」

詩人為了一句沒有根據的謠言奔過了千疊河

為了一個傳言中和他稍許相似的「王」奔過了萬重山

王的缺口將被填滿的時刻 詩人退縮了

因為自己的臉太過兇惡了 王一定會對他失望透頂的

一片混亂中 詩人悄悄離開了大殿

突然

王的雙眼流出銀色的液體 他阻止了大殿上所有人的動作

王抬起頭 眼中不再是象徵高貴和稀有的銀色

而是再平凡不過、平民們擁有的黑色

臣子們疾呼著,王卻充耳不聞 他只是不斷地在殿上張望

然後他撥開所有人,命令他們待在原處

王抱起拖在身後的紅袍,踉蹌地往大門奔跑,堅定無比

王的眼睛看得見了

但是大殿上全都是黯淡的顏色 但不管如何 他看得見了

他剛剛說了顏色?

原來那就是顏色。

那個詩人唱的歌。王心想

這麼多年來,他的聲音也變了。
居然想要這樣逃跑嗎。

王推開大門

王所不知道的顏色在眼前鋪天蓋地而來

溫暖的 濃厚的 鮮豔的 大量的—————

詩人和夕陽站在眼前 顏色滿溢在四周

王走上前

抬起手,王捧住了詩人那兇惡、被人恐懼的臉龐

「老韓。」

「你不怕我嗎,在你取回眼睛之後?」

「還說,你剛剛居然想矇混過關,真以為我聽不出來是你?」

「……葉修。」

「你還不明白嗎?我在大殿上說的話。」

「?」



「我終於看見我真正想看的事物了。」




王說。

詩人輕輕拉過王。


真愛的吟唱,會帶來缺口的完滿。





改編自Evelyn Sharp的作品
"The Little Princess and The Poet"

————————————
沒有宿敵對不起

謝謝你看到這裡,大考什麼的再見

我們近期內還會見面的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居里--老葉我愛你啊 | Powered by LOFTER